細雨伴我入孟鄉

山楂

※全文6000+

※HE安心食用

※文筆渣文風多變

※勿上升真人

易先生家有棵山楂樹,果子酸甜,產季一到總吸引小區裡的小孩們。但易先生是個嚴肅的教書人,在小學裡大家都怕他,區裡比較大的孩子不敢去採,更小的就不用說了,只敢在樹附近張望。

王俊凱和那眾多的小孩一樣覬覦那山楂果許久了。這天一群六、七歲的孩子聚在一起玩,王家的源源嘴饞地嚎著:「好想吃那山楂果喔!」

王俊凱忍不住往他白胖胖的臉頰捏下去:「你以為只有你想呀?要不是怕那易家教書先生,我早就去摘來吃了。」

說到了傷心事,小孩們情緒都低落了起來,沒人理臉頰被捏疼而嗷嗷叫的王源。

「要不這樣吧!大家來猜拳,輸的人就去摘果子回來給大家如何?」劉志宏提議到,燃起希望的眾人開始七嘴八舌的附和起。

「哎這主意不錯!」

「就是啊!」

「那我賭一把!」

「我不要,我今天穿著新衣服呢。」唯獨王俊凱興致缺缺,轉著手裡的狗尾草玩。

王源肥嫩的手指著王俊凱和大家打趣:「哈!一定是他輸不起!再說又不一定是他輸是吧!」

「誰說我輸不起的!王源你過來看我不打死你!」

一群人哄笑著看這兩個小奶娃扭打在一起,吵吵鬧鬧的結束了猜拳,不知為何輸的人卻是王俊凱。這下王俊凱不樂意了,噘著圓潤的嘴唇,王源笑嘻嘻地推著他要他願賭服輸。

眾小孩起鬨下,王俊凱不情願地往易家的方向走去。

「哼!去就去。」

易家是三層樓建築,圍牆是石磚砌成的,不高,山楂樹就種在後院裡。王俊凱像是給自己建立起信心般深吸口氣,躡手躡腳地翻過去,院子裡許多花草,放眼望去那棵山楂卻最為顯眼,靠著離圍牆有一段距離的地方生長著,肥碩又鮮紅的果實令人垂涎。

來到樹下王俊凱開始懊惱,這樹雖然不比一般的高,但對六、七歲的小孩來說還是有些勉強。

於是小心翼翼地爬上了樹,眼看那覬覦許久的紅果子近在咫尺,好不容易爬得夠高,小白手就快摘到時,有一道聲音冷不防的從他背後響起。

「你是誰啊?」

王俊凱愣了一下,心想完蛋了,慌張的從樹上下來,卻腳一滑重心不穩用滾的下來,腦海中一片空白,只看到天空和地面在不斷的交換。

「哎呦好痛!」

坐起身揉著被撞疼的腦袋,四周全是因方才的衝擊而跟著落下來的果實樹葉,王俊凱身上也有些,白襯衫也被弄得髒兮兮的,模樣十分狼狽。

這下倒可好了,果子沒摘成反倒被發現,連新衣服也泡湯了。

「哎你沒事吧?」藉著對方蹲下身和王俊凱說話時,這才看清那人的長相。

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,穿著白長袖襯衫,最頂端的扣子被扣得嚴實。男孩長的倒是俊俏,琥珀色的雙瞳寫滿了擔憂,眉心有一顆淺痣。

「呃……沒事沒事……」

那人盯著王俊凱看了一會兒,在他還沒明白的情況下突然站起身跑回了屋內。

「你等會兒。」

於是王俊凱就傻愣地呆坐在地上不動。

等男孩回來時,手裡吃力的提著一盒藥箱和小籃子。

「伸手。」

看著對方好看就傻呼呼的把手往前伸,赫然才發現整隻白皙手臂上有數條血口子,右腳的膝蓋也流了血,怪嚇人的。

等棉花上沾著的藥水碰觸到傷口時,王俊凱的痛感神經好像終於回來似的,齜牙咧嘴地嚎著:「痛痛痛,輕點!」

「偷摘我家山楂果還有理呀?」力道似乎更大了點。「枝葉、果實掉得滿地,很難整理的。」

王俊凱有錯在先,小腦袋聳得老低,伴著落在髮間的幾片樹葉,模樣十分可愛。

六、七歲的小孩兒不太會包紮,只照著記憶中大人幫他包紮傷口般依樣畫葫蘆,看起來還有模有樣的。王俊凱不好意思的搔著頭,誠懇地道謝:「謝謝你,還有對不起......我不該偷摘果子的。」

「唔......其實我也有不對,突然叫了你害你傷得那麼重,所以我們倆扯平。」男孩遞出了藏在身後的小籃子,裡面滿滿都是鮮甜可口的山楂果,「喏,這個給你,當作賠禮。」

「沒事沒事!反正媽媽都說我皮厚!雖然只有臉皮。」王俊凱用肉呼呼的小手接過來,看了裡面後驚喜地說道:「山楂果!這麼多!」笑灣了那雙桃花眼,小虎牙也若隱若現。

男孩也笑了出來,露出了兩顆小梨渦。

「嘿!我收了你的禮物還被你包紮傷口,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!」王俊凱霸道的說著,小胖手還一揮一揮,「你叫什麼名字呀?」

「千璽,易烊千璽。」男孩害羞地搔著頭,小臉紅撲撲的。

「我叫王俊凱,交個朋友吧!」

「好。」

小孩們的世界很單純,這樣就認定了彼此是好朋友。兩小孩的眼睛裡都閃閃發亮著,像承載了滿天星斗。沒有大人間的猜忌,沒有阿諛奉承,是最真摯的情誼。

兩小孩在聊天之中,天色也不早了,王俊凱和易烊千璽道別後,吃著山楂果去找王源他們。

王源那一幫小孩遠遠就看著王俊凱一拐一拐的走來,心急地衝過去:「嘿老王!你這是被易先生打了嗎?!」

「傷得那麼嚴重!看了就痛!」

「這包紮還那麼醜......」

「嘿!誰說包得醜了!」王俊凱忍無可忍地炸毛了,生氣地撇過頭:「我從樹上摔下來,是易易幫我包紮傷口的,人家還送我一籃子的山楂果呢!等會你們一個都別想碰!」

眾小孩懵了,易易是誰啊?但為了吃還是別問那麼多了,俗話說人死於話勞是吧。

「凱哥別那麼無情嘛!我們錯了!」

「我們也想吃果子!」

「大哥啊!」

小孩們玩玩鬧鬧的,就這樣結束了一天,不過王俊凱回去後當然還是被罵了一頓,跪了一晚上的地發誓絕不再亂爬別人家的樹後才被準許去吃飯。

王俊凱和易烊千璽的家其實也不算太遠,王媽媽隔天就帶著這隻小崽子登門道歉,易先生連忙說小孩子心性不用特別計較,易媽媽也端出茶點來招待,不知為何就變成大人們在閒話家常,而小孩們就在後院玩耍的場景。

那天之後王俊凱就常去找易烊千璽玩,帶著他一群發小過去,一群孩子吵吵鬧鬧地玩。

就這樣玩過了幾年,他們也從當年的小孩變成高二、高三的翩翩少年,王俊凱和易烊千璽玩得最鐵,兩人總一起打籃球。

他們倆明顯都褪去了奶氣,長得越發俊俏,身高也抽高了好幾個層次,是學校裡的校草。

王俊凱比易烊千璽大一個年級,兩人的教室雖在不同棟,但下課總會默契地去其中一人的教室找對方聊天,上放學也總等著對方一起走。

這天兩人一起去學校的路上,易烊千璽就問王俊凱:「小凱,今天放學要來我家吃山楂糕不?媽媽昨天做了太多,正愁沒人幫忙吃掉呢。」

「當然好呀!阿姨手藝那麼好,我都想做阿姨的兒子了!」

「她親兒子在這裡!你沒機會的。」

「哎!阿姨可以收我當乾兒子呀!以後你就叫我聲哥哥!」

「我才不要你這個哥哥。」

「誒!」

秋風很舒爽,陽光也暖洋洋的,兩人就這樣打打鬧鬧的走進了校園,各自期待著放學的到來。

「鈴鈴鈴」放學鐘一響,王俊凱立馬用最快地速度衝去校門口等,可在這洶湧的人潮中左看右看,就是看不到那抹修長的身影。等了約莫十分鍾後才見某位當事人姍姍走來。

「嘿千璽你怎那麼慢呀!我都為了你被老師唸,說我這個人很急躁來著!」

易烊千璽翻了白眼後無奈地回答:「怪我囉,是你太快來了好不。」

兩人邊走邊聊的來到易家,剛好看到易媽媽在門口澆花,她看到王俊凱就笑開花般:「小凱呀!來來來快進來裡面,阿姨做了山楂糕呢你嘗嘗!」

「謝謝阿姨!」王俊凱也笑盈盈的跟了進去,桃花眼粼粼的似是乘滿了水。

易烊千璽就不是滋味了,用手肘輕撞王俊凱的:「我怎麼覺得我親兒子的地位不保了呀!」王俊凱聽到後就一路憋笑著。

易媽媽的手藝果真名不虛傳,山楂糕的外形雖然普通,一塊塊小紅糕上面撒了些白色細砂糖,但吃起來酸甜而不膩,細細品味後還有些許的蜜香殘存齒間,更加提升了它的香氣,易媽媽還貼心地沏了一壺熱茶給他們。

兩人吃飽喝足去千璽的房間讀書、聽音樂,因為隔天是假日,所以王俊凱打算在這裡賴久一點才走。

兩人互不打擾的寫著各自的作業,隨著一首歌曲到了尾聲,王俊凱也剛好寫到一個段落,闔上書本伸了個小懶腰,就像隻貓似的。

「唉千璽,我在來就沒有時間可以和你一起玩耍了耶。」

「高三嘛!是該好好為自己的未來拼一下了,媽媽也叫我別在玩下去,哈哈!」

「嗯。」千璽草率地回應著他。

王俊凱跳上易烊千璽的床滾了幾圈,注視著某人精緻的側顏,突然想到他們初遇的時候王俊凱也是由下往上的視角看著他,那時候的易烊千璽可比現在要軟萌多了。

這幾年都黏一起玩耍,很難想像如果身邊沒有這位熟悉的身影是怎樣的感受。王俊凱自認為是個喜愛冒險的人,但有時候還是會害怕而駐足不前,待在舒適圈中,縮頭烏龜般的心態。

他也知道這樣不好,但人的心很難控制,不由自主的害怕著,害怕所預期的和實際的不同,害怕物是人非,害怕......他離開這裡後和千璽會慢慢疏離起來。

像是終於鼓起勇氣,王俊凱深吸了口氣,對易烊千璽說:「千璽,我......想要考B大。」

對方放下手中的筆,轉頭看著王俊凱,扯了個淡淡的笑容:「挺好的,B大算是國內頂尖的學校,你可要加油啊。」

「唉…真遠…...你可要常回來呢!王源兒還有其他夥伴都會想你的,真不公平你比我們早離開。」易烊千璽手枕在腦後,假裝不甚在意,眼裡還是藏不住的小失落。

王俊凱看著他小孩模樣的逞強,大手忍不住揉亂他的順毛:「嘿你擔心的是這個啊!還沒考就說得好像我考上了般!放心我會常回來的。」

當王俊凱的手碰觸到易烊千璽的頭,千璽感覺有股電流竄過般酥酥麻麻的,很溫暖,等他驚覺不對時連忙把頭別過去。

「...煩死了…...快回你家啦。」

王俊凱回去後易烊千璽覺得有股莫名的煩躁,把自己摔進柔軟的床墊中,抓著手中的熊娃娃吧嘰吧嘰地捏著,似把煩悶都發洩出來。

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地煩躁,好像從聽到他們倆不能常聚在一起玩開始,他就有點不對勁,像有什麼開始一點一點的變質。易烊千璽不耐煩的把自己揉成一頭亂髮,不想在浪費腦容量思考了。

之後他們還是一樣一起上放學,只是空餘時間不再聚一起,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改變。

易烊千璽很快就把那天的異樣拋之腦後,快到王俊凱生日的前一個禮拜六,易烊千璽去買他的生日禮物,進樂器行挑了把木色吉他,木質音箱發出的聲音十分清脆,甚是滿意的請師父教他在側邊刻上王俊凱的名字。

帶著那把吉他回家,一路上都是好心情,正想著王俊凱收到不知會有什麼表情時,遠遠的一條街就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,想著去和他打招呼,卻看到他和身旁一位少女有說有笑。

易烊千璽看過那名少女,是他們學校的學姐,和王俊凱同班。心裡不是滋味的想著他不是說要閉關嗎,踢著腳邊的石頭賭氣著自己走回家。

他突然覺得很難過,卻說不上來到底是怎麼了,像個傻子一樣。不知不覺,感到有股熱流從臉頰滑落,才發現原來自己哭了。

藏在心中最底層的種子,鬆動了泥土破土而出。易烊千璽擦掉了臉頰上的淚,愣著思考,原來自己對王俊凱的情誼早已變了,變成一種愛慕情愫。

收拾好情緒繼續把它深藏著,至少讓我有權利守護這開不了花的感情,以好哥們的方式繼續在你身旁。

王俊凱發現易烊千璽開始躲著他,他生日那天易烊千璽還是請王源把禮物和卡片交給他的,平常也不常一起上放學了,王俊凱感覺到易烊千璽是故意要疏離他的,但他不知道他們倆之間怎麼了,去問了對方卻以讓他能更有效的準備考試為由草草帶過。

他安慰自己的想著等到高考完後,他們倆又會變回原本一樣的。

時間過得飛快,寒假過完了,春天過完了,夏天就這樣悄悄的到來。

考試前一天晚上王俊凱複習得差不多後,起身放鬆放鬆心情,樓下突然傳來門鈴聲,過不久後就聽到媽媽叫他下去,說是千璽來了。

王俊凱立馬穿好外套連滾帶爬的下去找他,一打開門見到思念許久的人就站在那裡,心裡那一直以來空空的地方好像被填滿了般,溫暖舒服,於是就這麼傻愣愣的盯著對方看。

千璽被看得尷尬後率先出聲,不自然地咳嗽:「咳,好久不見啦。」

「可不嗎?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,要進來坐嗎?」

「不了,能和我到附近走走嗎?」

於是兩個大男孩深夜不睡覺在附近的街道上閒逛,其中一位還是隔天就要上戰場的準考生。

「準備的怎麼樣?」

「還行吧!等會兒回去時在把明天要考的重點記熟。」

「抱歉那麼晚還找你出來......」

「沒事,我也剛好在休息呢!約我出來有什麼事嗎?」王俊凱的目光直直的盯著易烊千璽,只差沒把對方看出個洞來。

易烊千璽不好意思的搔著頭拿出了放在口袋裡的東西,眼神真摯地對著王俊凱:「其實也沒什麼,就是想親手把這個護身符交給你。」

王俊凱笑著低頭看手裡的符和幾朵山楂花,心裡流過一股暖流,「謝謝你啊,千璽。」

「考試順利,說好了沒考上B大你就別回來了!」

「好,一定。」

兩個大男孩笑著互許承諾,手握拳和對方的撞在一起,夜晚的風徐過像是在為他們見證,輕輕地吹過彼此的臉。

那幾天的考試王俊凱寫的意外順手,當最後一科的考試鈴結束後,所有考生交完卷子就像脫韁野馬,放開束搏追求自我,王俊凱出了考場有意無意地碰觸在口袋裡邊還殘存著山楂花香的符。

好像那人也陪在他身旁一樣。

推掉了班上同學的聚餐,大步大步地往易烊千璽家跑,想要第一個和易烊千璽分享,想要第一個看到易烊千璽,想要......

忽然一陣大風刮起,吹落了枝頭上的樹葉。王俊凱此時的雙眼是晶亮的,像天空中所有的星星都裝在那雙桃花眼裡,撲閃撲閃的,他也終於明白了一件事。

山楂花的花語,是守護。

三週後有個畢業才藝晚會,專門為高三要畢業的學長姐們辦的,王俊凱也參加了,還是節目倒數第幾的,表演唱歌,整天和易烊千璽說著叫他一定要來聽。

易烊千璽一邊口頭上敷衍會去,一邊納悶為何都沒看到他在練習?整天都吃吃吃、笑笑笑地黏他黏得死緊,讓易烊千璽覺得可能真的是大考把他的腦子也考壞了,不然怎麼會比以往還要黏呢?

我懷疑我交了個假朋友。

其實王俊凱也不是沒有在練,就是私底下防著他準備,不過節目彩排他就卯足了勁唱,反正彩排只有三年級才看得到,易烊千璽也看不著。

所有的演出者為表演做足準備,期望能在高中生涯留下最璀璨的一頁。很快地,隔天晚上就要表演了,易烊千璽洗完澡後打電話和王俊凱加油打氣。

可能是聊太久沒來得及吹乾頭髮,風一吹的隔天直接發高燒了,易媽媽連忙幫他和學校請假。王俊凱早上來找他上學得知這消息後,去了他房間看他,眼看時間快遲到後才匆匆寫了字條放在床頭櫃上走了。

易烊千璽一整天都難受的要死,忽冷忽熱的頭快要爆炸了,中間醒了幾次吃點東西和藥又昏睡過去。

直到黃昏時千璽才自然醒來,昏昏沉沉的看到櫃子上有張小字條,那是王俊凱寫的,上面寫著〝早日康復〞四大字樣。

他頭也不暈了,看牆上的時鐘顯示五點四十分,離王俊凱演出還有二十分鐘。易烊千璽立刻換了件衣服,叫輛車趕去學校,還被易媽媽唸了一頓。

王俊凱認真的在後台做著準備,有時偷偷看著台下有沒有那人的身影,卻尋獲無果,只好繼續練習。

易烊千璽沒想到離下班時段那麼久了居然還這麼塞,看了看前面才發現是出了事故,付了錢和司機道謝,就推開車門往學校跑去。

被通知要上台後王俊凱摘下耳機整理好衣服,拿了吉他就上台,趁著布幕升起時觀察著台下,沒發現那人時還是忍不住地失落。

「我這首歌是要送給一位對我非常重要的人,但很可惜他不在現場......這首《放手去愛》,希望大家喜歡。」

調整好麥克風的高度,撥了弦,在眾人掌聲與尖叫聲中開口唱著:

「自己也還想不透,是從什麼時候,
鐘聲響起後,想為你停留,
每個動態都追蹤,不想再錯過,
任何能逗你,開心的線索

一直都在,一直都在,
當時的我不太明白;
不再等待,不再等待,
不管現在未來,
決定放開手去愛」

清亮的嗓音透著幾分柔情,唱得台下的女同學都如癡如醉。

易烊千璽趕來的時候王俊凱已經快要唱完了,氣喘噓噓的在門附近站著休息後,這才看清王俊凱的裝扮,他畫了點妝,穿著白色的斗篷,感覺像個未經汙染的精靈。最令易烊千璽驚訝的是,他居然彈著那把易烊千璽送的吉他。

王俊凱沒有發現他來了,繼續閉著雙眼深情地唱著:

「謝謝你沒等得不耐煩,
體諒我領悟的比較慢,
終於敢勇敢,還好沒太晚,
我確定,什麼才是愛」

易烊千璽想著他們倆從相遇到現在,經過了許多事情,好的壞的都值得珍惜。又想到這首歌可能是為了要追那位學姐而唱的,而叫自己過來聽也只是幫他加油助陣,想到這突然覺得心裡發酸,眼眶發熱。

「回想每個有你的片段,
有些話,逐漸變得明白,
這次不放手,不囉嗦,
要賴著你不走。」

隨著琴聲到了尾聲,王俊凱拿著麥克風緩緩開口:「致,我最喜歡的你。」說完後在布幕快落地時,有意無意地往門口附近看,突然發現易烊千璽站在那裡為他鼓掌。

把吉他交給其他人後飛快地衝下舞台找易烊千璽,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拉著他的手離開會場。

易烊千璽表示自己現在非常懵,冷風在自己耳畔呼嘯,手也被拉疼了,看著前面那位始作俑者,易烊千璽尷尬的說:「嘿哥們兒,我的手有點痛......」

王俊凱終於在操場停了下來,轉過身突然朝著易烊千璽的嘴唇親上去。千璽的嘴唇是有點乾燥,許是發燒造成的,卻很柔軟,還有些許藥的苦味。

這下易烊千璽更加懵了,一言不合就被偷吃豆腐他也很委屈呀!想掙脫奈何剛生完病也沒什麼力氣,就這麼傻傻的迎合著他。

等到快要缺氧後王俊凱才終於放開他。

「千璽!山楂花的花語是守護,但我不想要你總是默默的守在我身旁,我也想要成為能勇敢守護你的山楂樹!我喜歡你笑起來的兩顆梨渦,喜歡你幫我包的紮,也喜歡你身上的山楂花香......我、我喜歡你!」王俊凱好像終於意識到自己方才有多失態,說了一長串話,臉刷的一下變得通紅,但桃花眼卻還是堅定地注視著易烊千璽的。

易烊千璽迷茫的雙眼變得晶亮,原來,不是只有他一人在傻傻的付出。

他主動吻了回去,笑出了梨渦:「嗯,王俊凱,我也喜歡你,我們在一起吧。」

兩個少年相視而笑,纖細的手緊緊相握,滲出手汗。

謝謝你沒有離開我,謝謝你一直守護在我身旁,願我化作山楂樹,和你相守到天涯。

虎牙梨渦,天生絕配。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文筆很爛,還有許多細節沒有說到,結尾很糟糕。其實小凱之前和那位學姐出去是陪她買講義。

這是社團合本要用的文,結果被我寫到爆字數,不知道社長會不會打死我......

寫文苦手,還是去畫畫吧Q_Q

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。

评论
热度(59)

关注的博客